哈医大一院保安阻拦救护车? 院方:等警方划分责任

2018年06月24日 15:28:07 来源:中国新闻

  原标题:哈医大一院保安阻拦救护车?回应称等警方划分责任

纠纷发生在哈医大一院住院处门口

  央视网消息(记者 李文学)急于将重病妻子转出医院的赵洪军,没成想在院门口遇到了麻烦,“保安看到救护车,却不给开大门”。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,妻子在他们争执时死在了救护车内。

  近日,发生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(以下简称哈医大一院)住院处的这一幕,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。保安何以做出如此举动?赵洪军所说是否属实?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?

  “哈医大一院是省内数一数二的。”5月14日,黑龙江省讷河市老莱镇的农民赵洪军,领着44岁的妻子赵淑琴来此看病。赵淑琴以腰椎管狭窄被收治入院,术后出现格林巴列综合征,5月30日进入重症监护室。

  已经无力承担医药费的赵洪军,决定将妻子转回讷河当地医院。

  5月31日下午,赵洪军看院内停着四辆救护车,就向其中一辆要了张名片,电话中跟车主谈好价钱为3500元,然后办理出院手续,等车到来。

  “等到晚上7点多救护车也没来,再打过去就涨到了5500(元)。”赵洪军嫌贵没用这辆车,晚上10点多别人帮忙又找来一辆,“这辆车要价5700(元),因为时间太晚我就接受了,结果到了重症监护室他又说如果人死车上了,每公里还要另加10元钱”。

  赵洪军算了一下,从医院到讷河485公里,如果妻子死在车上费用得1万多,“实在负担不起了”。

  腿部残疾的张雷是赵淑琴的表弟,之前在门诊部也找过同样的救护车,但对方表示只能接门诊这的活儿,不能到住院处拉患者。他后来又在网上联系了一辆救护车,对方先让他把患者运出哈医大一院。

  6月1日早晨,赵洪军托关系从讷河老莱镇医院以4000元的价格找来一辆救护车,并在亲属凑钱“换个医院治治看”的建议下,想把妻子转到同在市区的哈医大二院。

  “车从救护车通道的电动伸缩门进院后,围上好几个人,警告我以后不许再来了。”守在救护车旁的张雷连着说好话,后来看守大门的保安过来,“说我们进院鸣笛,害得他被领导骂了。我俩吵吵起来后,他拿着杷螺丝刀还要揍我。”

  没想到的是,11时许救护车接上患者来到伸缩门前,准备出去时,双方的冲突升级。“车停了一分多钟,这个保安还是不给开门。”张雷说,这时他就拿出手机开始录,他的妻子从行人通道出去找保安交涉未果,赵洪军下车跳出伸缩门交涉也未果,就把门强行推开了。

  “这个过程大概有10分钟左右,后来他们又说赔完门才能走,前前后后耽误了一个小时。”张雷说,“表姐就在这期间死在车内。”

  6月1日当天哈尔滨气温高达36摄氏度,赵洪军将妻子尸体放入院门口旁边的特警值班室,后在警方劝说下将其转入殡仪馆。

  乡村医生张永利是赵洪军的同学,也是他从老莱镇卫生院找来的救护车。“当时说好是把人接回讷河,来了后赵洪军又说送哈医大二院。”

  将病人接出重症监护室,再送到救护车上,作为随车医生的张永利全程参与了。他说,当时病人病情已经很危重,但上车时还能呼吸,还有脉搏和心跳,马上就给她吸上了氧气。

  因为救护车司机岁数较大,又不熟悉哈尔滨市区路况,张永利又充当了司机。“没看到院内有不让鸣笛的提示,也没想到保安会不给开门。”

  张永利说,当时保安就坐在门外面凉伞底下,看着已经停下的救护车没开门,这时车内的张雷拿出手机开始录。在后来双方交涉过程中,张永利称清楚地听到了保安多次说“就不给你开”,声音很大。

  “从救护车停在大门前,到大门被赵洪军推开,这个过程大约10分钟左右。”张永利说,在这之前没看到双方有肢体接触。

  坐在车内的张永利一直关注着病人的病情。“我回过头去看到病人好像不行了,趴下身,确认后,就赶紧下车告诉了患者家属。”

  等车再次开动就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,“医院那边的人说把门整坏了,不让走。”

哈医大一院住院处院内的非正规救护车

  记者从张雷提供的一段录音中听到,一个男子误以为他是同行,对他说,“以后少来吧,我的车多,让我挣点。(你)拉自己家人,拉一趟就拉一趟吧,以后别来就完了。”还有一个男子说,“你总来,我们吃啥去?”

  6月5日,记者在哈医大一院看到了赵洪军提到的那种车,门诊部一辆,住院处两辆,多是金杯面包车,车况很差,都没有警灯和警报器,只在车上贴着“急救”或“某某医院”的字样,发放的小卡片上都标明是“救护车”。

  在调查过程中,记者遇见一位女士在咨询哈医大一院正规救护车司机时被告知,“去找住院处那边停着的金杯救护车就行,他们车多,有个人养了30辆。”

  一位保安正在与一男子交谈赵洪军那天的遭遇,称病人家属当时已经报警,警方正在处理此事。涉事保安偶尔过来转转,要随时接受警方调查。

  6月6日,记者在哈医大一院保卫部见到了涉事保安刘鑫。回答完保卫部长李志国“被打了还没还手”的问题,刚要回答记者的提问,刘鑫就按李志国的要求退了出去。

  刘鑫所在的保安岗在大门外,与伸缩门距离八九米远。记者从张雷提供的视频看到,救护车鸣着警笛停在门前时,刘鑫坐在门外保安岗的凉伞下,拿着手机隔着大门往救护车这边录。

  赵洪军和几位亲属下车来到门前交涉,刘鑫举着手机走到门前,赵洪军翻过伸缩门再次交涉未果后,强行推开了伸缩门,双方纠缠起来。

  哈医大一院保卫部部长李志国介绍说,涉事保安刘鑫是哈尔滨市经保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的,医院对保安只有监管责任,负责日常管理的是保卫部副部长迟凤鸣和保安公司中队长韩亮。

  对于涉事保安的评价,三个人基本一致。李志国认为,刘鑫“年轻,没啥经验,傻乎乎的”。韩亮也说,30岁出头的刘鑫,“贼老实,贼老实”。迟凤鸣则认为刘鑫是“骂他都还不了嘴的那种”。

  但就是这样一位领导嘴里“老实”的保安,却身陷“阻拦救护车出门”的舆论漩涡。

  对此,李志国解释说,赵洪军叫来的救护车鸣笛进了院,容易惊扰到病人或家属,刘鑫为此进去交涉时双方发生了冲突。救护车出来时,车上的人拿着手机在录,保安看到后也拿出手机录。车上的人下来就把保安打了。

  “这帮人好像是有备而来,没到门口就对着手机说保安不让往外拉人。”韩亮说,后来这帮家属下来开始厮打保安,“这个期间你说门怎么开?”

  不管是李志国,还是韩亮,都说是病人家属先下车打人,导致保安不能开门,“时间也就一两分钟左右”。迟凤鸣算了一下,“车出来,到门口,跟保安简单对话,跳出去,打保安,前后都不到两分钟。”

  保安刘鑫的伤情到底如何?陪同刘鑫验伤并将验伤单送到派出所的韩亮称记不清了,只是“左胳膊被拐杖打肿了”。

  而之所以还没追究张雷的打人责任,李志国说,主要是因为对方“家里死了人”。

  对于赵洪军所说的院内的那种金杯救护车,李志国说,它们中有一部分挂靠在别的医院,不叫黑救护车,但肯定不是正规的,“这个跟我们医院没有关系,我们也界定不了,只要来就得让进。”

  李志国也坦陈,这些救护车确实有市场,因为正规的车辆紧张,远的地方也不一定能去。

  “经我们调查,是家属放弃治疗,不属于医疗纠纷,是治安案件。”李志国说,“公安机关怎么定,我们就怎么接受。有我们责任,我们就承担责任。”

桂强

责编:

视频新闻

  1. 肥猪肉“逆袭” 被老外选为“十大最有营养食物”
  2. 以文房四宝重命名主干道? 安徽宣城:将优化方案
  3. WBA调兵山赛好像红海行动 全程拼拳血战7场5KO
  4. 美调查:超七成人表示不相信自动驾驶车系统
  5. 马斯克公布超级充电站地图:北美、欧洲和中国最多
  6. 洛杉矶出现新式零工经济 30美元请人陪伴散步一小时
  7. 朋友圈杜撰谣传女子遭奸杀分尸 警方刑拘3造谣者
  8. 文在寅:朝美会谈成功后 借三方会谈推动终战宣言
  9. 世联泰国站美国女排连胜领跑 东道主2-3惜败德国
  10. 《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》下册主要篇目介绍
  11. 山水画廊马拉松之旅 中外跑友齐聚涞水野三坡
  12. 安倍与特朗普通话 确认将在“特金会”前会面
  13. 台飞弹总师曾贬损辽宁舰 如今我舰载机夜航实力打脸
  14. 2-1!欧客悦天使小胜对手 获得足金精英赛徐州季军
  15. 波兰古城克拉科夫:下一个欧洲硅谷?
  • ?137002.html
  • /44091.html
  • ?9h9zb.html
  • /mrs3w.html
  • /62814/z8sd1.html
  • /rwloy/772775.html
  • ?p2uap/480965.html
  • ?081705/1t5iw.html